3d试机号今天查询|福彩3d摆球顺序
當前位置:商虎中國> 商虎資訊>騰邦旅游面向俄羅斯市場推廣中國養生主題入境游產品

騰邦旅游面向俄羅斯市場推廣中國養生主題入境游產品

來源 : 中國新聞采編網 2019-07-19

   由俄羅斯近20家旅行社組成的“中華行”考察團于2019年5月14日蒞臨騰邦國際及其控股子公司騰邦旅游進行參觀交流,并與騰邦旅游共同研討中國入境游、俄羅斯出境游專題,促進兩國旅游資源對接,運用文化為旅游賦予新勢能。

  

 

  2018年,騰邦旅游在中國十多個城市開通直飛俄羅斯圣彼得堡、莫斯科等航線,全年從中國輸送到俄羅斯的游客數量約30萬人次。由于俄羅斯旅游受氣候影響大,夏季為入境游旺季,冬季氣候寒冷進入相對的旅游淡季。騰邦旅游在開通航線方便中國游客赴俄羅斯出境游的同時,也開始發展俄羅斯人赴中國旅游的入境游業務,以達到航班資源全年的平衡,增加冬季的航班上座率,拓展公司的盈利模式,尋找新的利潤增長點。

  此前,騰邦旅游成功打造了俄羅斯世界杯和軍事旅游主題產品,獲得市場的積極反應。受俄羅斯主題旅游啟發,騰邦旅游在做中國入境游業務的探索上,也不斷從中國文化的獨特性尋求創新的可能。其中,騰邦旅游將以俄羅斯圣彼得堡為出發地,打造中國養生之旅為主題的特色入境旅游產品,向俄羅斯人揭開東方文化的神秘面紗。中國的養生文化有著數千年的歷史,集中華傳統文化于一身,在發展過程中融合了自然科學、人文科學和社會科學,在世界養生文化中占有重要地位。在旅游產品的設計上,騰邦旅游將以沁入人心的大自然風景作為場景,植入中醫、武術、飲食等不同方面的中國養生文化,例如體驗艾灸、拔罐等中醫精華的保健項目,學習太極、養生操,品嘗藥膳美食、名茶,欣賞中國古樂等等,為俄羅斯游客帶來獨特、立體的中國文化體驗。

  參與此次“中華行”考察團的俄羅斯旅游從業者,紛紛被騰邦旅游展現的中國養生文化所吸引,對該主題旅游產品在俄羅斯市場的推廣充滿信心。

  旅游即是人的流動,人的流動自然帶動文化的流動。騰邦旅游以文化旅游作為亮點,打造不同文化主題產品,將以俄羅斯市場作為入境游業務的突破口,提升中國入境游的服務質量,從而增強中國文化的世界影響力,促進不同文化的融合、交流。

  • 中國人去年餐飲消費3.9萬億

       本報訊 (記者 藺麗爽)據中國烹飪協會統計,2017年全國餐飲收入預計將超過3.9萬億元,同比增長達10.7%。中國烹飪協會發布的《2017年度美食消費報告》里,用大數據勾畫出餐飲升級的美食地圖。

      《2017年度美食消費報告》顯示, 2017年外賣市場預計突破2000億元。銷量最高的餐品——皮蛋瘦肉粥。2017年,某外賣平臺共銷售了近1900萬份的皮蛋瘦肉粥。外賣“最強王者”——浙江溫州的一位用戶,一年點外賣1639單。他也是夜宵訂單最多的用戶,達635單。

      數據顯示,2017年,中式正餐仍占據強勢主導地位,市場份額最高,占到一半以上,占57%。在中式正餐中,其中最受歡迎的還屬火鍋。新穎的設計,時尚的店面,風格各異, 2017年,許多新派火鍋成為年輕人的首選。

      除中式正餐外,休閑簡餐的發展也非常迅速,在全國餐飲業態比重中已占到16%。同時,西餐、日本料理、韓國料理等國際美食市場需求也越來越大,三者各占一定的比例。

      在餐飲消費的人群中,年輕一代已成為新的主力,其中,“90后”和“00后”貢獻了餐飲消費50%左右的訂單。各個年齡階層對不同食物的偏好也不一樣,“90后”對蛋糕甜品的喜愛超過中餐。

      “70后”的人群中,90%以上的人對傳統中餐情有獨鐘,占比達92%;“80后”人群的中餐消費比重占68%,小吃快餐、蛋糕甜品、外國餐廳的占比分別為13%、7%和4%。“90后”選擇中餐的占比僅僅有19%。

      據統計,超過六成的消費者習慣吃宵夜。調查顯示,僅有20%的消費者從無吃宵夜的習慣,超過六成的消費者每周至少吃1到2次宵夜。

      關鍵詞:中國人 去年 餐飲 消費

    《詳情》
    北青網:2018-03-05
  • Zara“快”的體系 為何中國品牌卻難以復制?

       Zara“快”的體系 為何中國品牌卻難以復制?

      過去幾年里,幾乎所有國產服飾品牌的危機,都源自其居高不下的庫存。

      結果是紛紛關店或利潤大幅下滑。

      在中國服裝品牌的集體陰霾期,為什么中國出不了Zara,成為業界問得很久的一個問題,而這個問題的大背景是,中國服飾制造和零售正在逐漸完善,并陸續出現超過100億營業額的服飾集團。

      大家把Zara歸屬于快時尚,這個詞源自歐洲,英文稱為Fast Fashion或是McFashion,其中Mc的前綴取自McDonald’s,意為像麥當勞賣快餐一樣販賣時裝。快時尚的特點是款式多、低價、量少,最大限度滿足消費者的需求。

      Zara近幾年來無疑是稱霸快時尚,遠遠的甩開優衣庫、H&M以及Topshop這些競爭對手。

      2016年,Zara母公司Inditex(BME:ITX)銷售額增長12%至233.1億歐元(約合1729億人民幣),凈利潤同比上漲10%至31.6億歐元(約合234億人民幣),兩項數據均創下新高,今年上半年,Inidtex的營收延續雙位數增長的迅猛勢頭,繼續穩坐全球最大服飾公司的交椅。

      隨著這家集團的股價一路飄紅,今年9月,Inidtex集團創始人Amancio Ortega再次取代微軟創辦人蓋茨成為全球首富,其資產凈值達850億美元。Amancio Ortega成為全球首富的幾率越來越大,2015年10月,Amancio Ortega也曾短暫成為全球首富,在時尚服飾產業,Inditex市值進入1000億歐元俱樂部,僅次于全球最大的奢侈品集團LVMH。

      除了Zara,Inditex旗下品牌還包括Bershka、Massimo Dutti、Pull&Bear、Stradivarius、Zara Home、Oysho以及Uterque。截至今年第一季度,Inditex在全球93個國家擁有7385家門店。

      Zara于2006年進入中國,截止2017上半年,Zara在中國的門店已經接近700家,這一數字僅次于其總部所在地西班牙。在去年度財報的發布會上,該集團CEO Pablo Isla特別談到了中國市場,盡管沒有公布明確數字,但他表示,中國消費者的時尚胃口正變得越來越大,對于中國市場無比樂觀。

      為什么是Zara

      Zara的成功秘訣一直被大量的媒體解讀,彭博社研究分析指出,Zara母公司Inditex的成功主要得益于扁平的管理層結構與對大數據快速反應。

      在這一點上,快速反應模式展現了其優點,即能對消費者不斷變換的口味做出實時反應,而很多其他中國服飾品牌很難做到這一點。相比其他快時尚品牌,Zara的企業文化并不像最新時尚潮流那么容易被復制,這也是Inditex能夠持續成功的重要關鍵。

      此外,Inditex旗下的產品約有70%是在短期交貨內生產,這意味著Zara可以靈活地根據市場需求而進行設計生產,避免產生不必要庫存,因此Inditex去年再次錄得行業內最低庫存。

      倫敦獨立分析師Richard Hyman指出Zara的生產模式打破了時尚界的傳統規則,做到了真正意義上的無季節時尚。

      雖然全球時尚零售低迷,但Pablo Isla對逆勢增長表示并不值得驚訝,他對外界坦承:“我們能根據最新數據和市場環境迅速做出反應,調整戰略,并且設計團隊對產品時尚潮流具有高度的掌控權,業績自然不會被大環境的低迷所影響。”

      隨著社交媒體的興起,穿搭圖片分享變得越來越普遍,產品是否足夠時尚或者說產品“好不好看”,甚至超越了其他因素。這也就解釋了為什么那么多消費者抱怨Zara產品質量不行,但仍然熱衷于在Zara購買大量衣服的現象。

      Pablo Isla同時強調,Zara的速度并非完全依賴生產速度,品牌60%的產品來自西班牙、葡萄牙和摩洛哥的供應鏈,相比其他品牌遠在亞洲的供應鏈來說運輸時間大大縮短,當競爭對手的新品還在太平洋上飄蕩的時候,Zara新產品早已發往門店,開始發售。

      有分析還認為,Zara的成功還得益于在消費者心中得到的認可,相比H&M每年4%的收入用于推廣,Zara除了社交媒體上的營銷活動外,基本沒有其他的廣告預算。對消費者而言,每周更新兩次的產品目錄就是最好的推廣。

      現在,Zara正遠遠的甩開競爭對手。品牌擁躉們很熟悉這樣的更新時間,每周一或周五,不管買不買,不少人都會定時去查看新貨。一份歐洲的調查報告稱:一般時裝品牌店的客人年來店率是3.5次,而Zara則高達18次。極致的快,為Zara創造了極致的利潤。

      中國能涌現Zara嗎

      以美特斯邦威、海瀾之家、安踏等國內服裝品牌為代表,中國服裝品牌發跡模式是“明星代言人+中央臺廣告+代理商銷售渠道”,比拼的是誰的聲音大、誰的渠道能力強。2011年到2012年,高庫存、零售疲軟重創中國服裝產業。國內說自已是Zara的,業績幾乎都陷入困境。

      美特斯邦威創始人周建成早年創立子品牌ME&CITY時,就想效仿Zara的供應鏈,甚至深入其代工廠做調查,但是這個品牌最終沒能如愿做大。

      在服飾行業,高庫存往往是服飾企業最棘手的問題。曾經拖垮美邦服飾的也是庫存壓力,這家紅極一時的服飾企業在2014年因庫存壓力被迫關閉了近800家門店。僅在美邦宣布新品牌形象和上半年600%凈利潤增長的2011年,一季度末的存貨超過30億元,較2010年年底增加了6億元。

      供應鏈體系對于品牌的利潤起著決定性作用。周建成曾拿美邦與國外快時尚做比較:“它們有些產品和美邦價格一樣,美邦沒錢賺,但它們卻還有利潤,這是供應鏈做得好。”

      佐丹奴,班尼路、堡獅龍曾經并稱為時尚服裝的三巨頭,也比Zara更早進入中國市場,但如今沒有一個品牌的日子是好過的。

      成立于1981年的港資品牌佐丹奴,于1991年在香港上市(佐丹奴國際00709.HK),并于次年正式進軍內地市場,開創了中國休閑服零售連鎖店先河。在業績達到巔峰的2013年,佐丹奴營業收入達到58億港元,全球共開設門店2642家。然而,好景不長,佐丹奴近三年的銷售額均出現不同程度的下滑,庫存問題令人擔憂。2015年佐丹奴門市數目減少了81家,其副品牌EULA也宣布停止經營。如今,佐丹奴在一、二線城市的主流商圈里,幾乎消失殆盡。

      創立于80年代初的班尼路,于1996年被香港上市公司德永佳(0321.HK)收購,成為旗下附屬公司,并在隨后進軍內地市場。

      借助劉德華、王菲、張曼玉等一眾大牌明星作為代言人,班尼路在巔峰時期門店數量一度超過4000家。但近年來,連續虧損和轉型失利的陰影始終籠罩著班尼路,2011-2015年四年間,共關閉617家店面,平均每月關閉12家。截至2015年9月30日,班尼路門店總數減少至2849家。去年年初,班尼路上海公司被母公司香港德永佳集團賤賣,低至2.5億元的交易價格令人大跌眼鏡。

      時尚界正經歷了一輪殘酷的洗牌,如今的市場格局可謂是“冰火兩重天”,一邊是時尚老牌紛紛面臨關店潮,另一邊則是已Zara為代表的快時尚搶占了時尚界的半壁江山。

      為了轉型,國內品牌紛紛號稱引入了Zara的模式。

      例如Esprit將交貨時間從以往的9~11個月縮短至3~4個月。但仔細比較起來,這些模式構建和產品設計上與Zara仍存在巨大的差距。

      ZARA采用的,實際上是SPA(Specialty Retailer of Private Label Apparel,自有品牌服裝專業零售商)的經營模式,就是企業從生產到零售全部一手掌控,以提高流轉速度,壓縮經營成本。

      具體來說,Zara沒件新時裝從設計師提出創意、設計,到打版、制作成衣、店鋪上架,最快2周即可完成。這一空前絕后的推新速度離不開Zara自建工廠的功勞,據悉,歐洲地區只需要24小時就能到達店鋪,而世界其他地方則僅需要36至72小時,商品到達店鋪后直接上架,以至于Zara店鋪總是給消費者耳目一新的感覺。

      相比之下,國內依靠零售批發商起家的國內服飾品牌一直走的都是服裝行業傳統的“輕資產”路線,這或許成了一大包袱。

      國內服裝品牌公司唯一的工作就是設計新品和召開訂貨會。具體來說,在每季新品設計完成后,公司往往需要先經過兩三個月的面料采購期,再交由各工廠進行生產,在此期間召開訂貨會,根據各個分公司和代理商的訂貨訂單調整生產,最后才到配送和補貨階段。

      一批新品從設計完成到上架,需要經歷長達數個月的時間。Zara從設計到把成衣擺上柜臺出售的時間,最短7天,一般為12天,一年大約推出1.2萬款時裝。另外,訂貨會批發業務為主的模式,注定周期長的訂單占有的比例仍然偏高。而供應鏈短板使得國內品牌無法對市場變化作出快速反應,更無力及時推出順應消費潮流的產品。

      Zara號稱每年平均上市超過12000個款式,平均20分鐘設計出一件衣服,這個數字,比一眾國產品牌加起來還多。

      此外,由于許多國內服飾品牌不參與到服裝的制作和零售過程,對服裝生產成本的掌控能力也非常微弱。據曾經負責Esprit在華業務的當事人回憶,Esprit的供應鏈成本比韓國服裝品牌“依戀”貴30%左右,更不要說與Zara同臺競技了。

      盡管現在的國內服飾品牌開始轉向“垂直模式”,加強與垂直零售商的合作,增加“直營”、“專賣”等渠道銷售,以改善產品的設計、出貨、定價等問題。但多年來與眾多經銷商形成了十分緊密的聯系,批發零售的基因難以根除,跟著百貨商場走的的品牌自身的建設和維護能力也變得十分微弱,要知道目前百貨業態以陷入困境。

      從Zara跟目前國內最大的男裝品牌海瀾之家的門店情況來看,就能發現這種“掌控能力”對品牌的重要性。

      ZARA在全球60多個國家開設了2020多家專賣店,其中90%為自營店,其余為合資和特許經營店。此外,Zara的選址往往都在大城市的繁華商圈,且開設的都是大型門店,動輒2000平米的超大體驗空間加上不斷更新的商品陳列,帶給消費者愉悅購物體驗的同時,也滿足了一站式購物的消費需求。

      而海瀾之家的是“輕資產”模式,是在供應鏈上游實行賒銷貨品制,下游開設加盟門店,從而實現較高的商業效率,門店滲透到全國大小城市,其中大部分為加盟店,這或許是國內服飾品牌快不起來的障礙。

      值得關注的是,太平鳥服飾在截至去年12月31日的12個月內,太平鳥銷售額同比增長7.06%至63.2億元,但凈利潤較上一財年大幅減少20.2%至4.28億元,均低于預期。對于利潤的大幅下滑,公司指是核心女裝品牌PEACEBIRD設計風格切換導致銷售不及預期。有分析指這或許是太平鳥加盟店為主,且集中在二三線城市有關,截止到2016年底,公司擁有直營店1198家,加盟店2835家。

      事實上,一貫涸澤而漁的中國服裝企業,往往明白高庫存的風險,卻躲不開短期利益的誘惑。從海瀾之家的業績來看,凈利潤增長率確實有放緩的趨勢,從2014年代的75.83%跌至5.74%,可見集團的利潤增長空間正在被壓縮。

      值得關注的是,海瀾之家意識到了快的重要性,今年8月,海瀾之家宣布1億入股號稱"中國Zara"的UR。

      區別于其他國內本土女裝品牌的是,UR的創始人李明光公開表示自已就是“Zara的學生”,從一開始就是將UR按照Zara的模式來經營。與優衣庫、MUJI等標準化程度較高的快時尚相比,UR更加重視快速供應鏈的基礎上來融合當季的潮流趨勢。

      “我的核心競爭力在于品牌與品牌美學的打造能力,這也是UR的核心競爭力。”李明光早前接受媒體采訪時強調。現在,UR將以每年60至100家店鋪的速度保持增幅,預計2020年國內外門店數量將超過400家,營業規模超過100億。去年,李明光透露UR的營收為20億元。

      不過,對于這家正在快速成長的服裝品牌來說,面對如何成為“中國的Zara”這個問題之前,它還需要解決一個問題:中國服裝品牌在邁過100億元營收這道坎之后,就會進入瓶頸期。中國最大的服裝品牌海瀾之家2016年營收是170億元,UR能夠突破中國服裝品牌長久的瓶頸還是個未知數。

      Zara到底還能走都遠

      不過,Zara在中國并非高枕無憂,有分析人士指出Zara在中國市場正面臨威脅,而主流觀點可能尚未注意到。首先,中國的電子商務和O2O(線上到線下)可能會削弱這家快時尚巨頭的傳統優勢。

      時尚零售商是中國電子商務和線上到線下活動變化的原爆點。

      首先,時尚零售商與消費者接觸的方式正在改變。消費不再僅僅是走進一家商場,然后進入一家不錯的商店,現在消費體驗已經變成商場商店與智能手機及線上生態系統的組合。這種線下與線上混合的模式最終會演變成什么樣尚未可知,但中國的零售業是其最大的目標之一。

      另外,服裝供應鏈受到了新技術的影響,甚至可能會發生變革。這就帶來了這樣一個問題:快時尚全球運營模式能否通過技術進行重新改造?中國公司能否通過技術獲得快時尚巨人的傳統優勢?從今年天貓雙11的數據也可以看出,Zara并沒有任何優勢,被同業競爭對手優衣庫和一些國內品牌遠遠拋在后面。

      值得關注的是,從數據上也無法確定Zara能在中國獲得相同的利潤,尤其是,目前不確定其在中國公司也能看到客戶到店量上升,進而導致品牌價值上升。中國的時尚周期已經很快,服飾品牌實際上大部分紡織生產是在中國進行的,因此,也無法確定Zara能否在中國保持較高的收入和總利潤率,全球其他地方的總利潤率一般為60%。

      有另外的角度分析指出,總部位于西班牙的Inditex集團管理模式過于舒緩,Zara在西班牙長久以來都經營良好,這會導致自滿情緒的滋生。或許無法適應阿里巴巴等電商平臺上品牌的激烈競爭,國外則是亞馬遜,目前亞馬遜正在全面入侵服飾市場,短短幾年其市場份額排到第二位。

      一個令人不安的事實,直到2010年左右Zara都沒有網上店鋪,此時Gap開設網店已有10年之久,直到2014年,Zara才在天貓開設網上店鋪。Zara的存貨和物流管理均屬一流,但對電子商務的反應速度卻難以置信地慢,這也是為什么上面提到的電子商務以及O2O危機很可能發生。

      更值得關注的是,據數據監測,自今年以來Zara在中國市場銷售的衣服價格平均下跌了10%至15%,這可能從側面反映出這家集團并沒達到中國預期的增長速度,隨著國內服飾品牌的崛起,開始感受到了激烈競爭。

      拋開快時尚一味追求速度而無視“抄襲罪名”,從現實的角度而言,快時尚行業的生存法則就是沒有最快,只有更快。即便是Zara,也隨時面臨不夠快速的危機感。

      有分析指出,除產品以外,時尚零售的競爭未來更是數據的競爭,Zara沒有理由不感到警惕。如果有一天Zara變得保守了,那肯定有新的品牌起來將它打倒。

      來源:時尚頭條網

    《詳情》
    時尚頭條網:2018-02-21
  • 2017廣東省最美校服廣州揭曉,廣州四所學校摘冠

       2017廣東省最美校服廣州揭曉,廣州四所學校摘冠

      廣東省教育廳主辦、廣東職業技術學院承辦、廣東省中小學校后勤協會協辦的2017年廣東省最美校服設計大賽完美收官。

      11月11日下午,由廣東省教育廳主辦,我校承辦,廣東省中小學校后勤協會協辦的“2017年廣東省最美校服大賽”總決賽在廣州國際輕紡交易園精彩上演。廣州市天河區華陽小學獲得小學禮服組一等獎,廣州市天河區天府路小學獲得小學運動裝組一等獎;廣州執信中學獲得中學禮服組一等獎,廣州二中獲得中學運動組一等獎。

      廣東省教育廳副巡視員李亞娟,我校黨委書記曾雅麗、校長胡剛,廣東省中小學后勤協會會長鄭熾欽、秘書長張學東,廣東省服裝服飾行業協會副會長黃益群,廣東省紡織協會秘書長陳茜徽,廣州輕紡交易園副總經理林盛強等領導出席活動,并為獲獎單位頒獎。出席活動的還有廣州市、深圳市等各地級市教育局、學校的領導和企業代表。

      活動現場,李亞娟進行致辭。她指出,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校服作為傳承和展示我省中小學校園文化,體現學校人文精神的重要載體之一,在推動校園文化建設,優化育人環境,團結學生、引導學生、保護學生等方面發揮著重要的作用。此次大賽意義重大,要求在眾多校服中找到最符合學生需要、最能體現學校情況、最具有時代特征、最能滿足家長需要的校服,這也是推動我省學校校服“一校一款”特色發展的需要。

      活動現場由佛山環湖小學的學生們演繹小學組禮服、運動服系列的展示,由我校學生演繹中學組禮服、運動服系列的展示。本次大賽除5名專家評委外,特別邀請百名學生、百名家長和百名教師共同參與評審。大賽的評選標準包括參賽的校服應符合國際流行趨勢,展現中小學生健康向上的形象,體現我省當代校園文化,具有嶺南特色,適當融入民族文化等元素。

      本次大賽吸引了全省101所中小學(其中小學49所,中學52所)學校,春秋、夏、冬裝共780款服裝參賽。活動希望借助最美校服大賽,吸引包括生產、設計研發、人才和更多社會優質資源參與并推動校服的發展和建設,逐步推進“一校一款”的工作,體現校服育人功能,以校服傳承學校的教育精神和歷史文化。

      附獲獎名單:

      小學禮服組

      一等獎 廣州市天河區華陽小學

      二等獎 廣州市白云區三元里小學 廣州市滿族小學

      三等獎 佛山市順德區大良實驗小學 惠州市惠城區下埔小學

      廣州市黃浦區怡園小學

      優秀獎 珠海市香洲區第十二小學 廣州市回民小學

      深圳市龍崗區三聯儲運學校 茂名市為民路小學

      小學運動組

      一等獎 廣州市天河區天府路小學

      二等獎 東莞市大朗鎮崇文小學 佛山市實驗學校

      三等獎 茂名市茂南區露天礦小學 廣州市黃埔區文沖小學

      廣州市華美英語實驗學校

      優秀獎 惠州市惠城區下埔小學 廣州市滿族小學

      深圳市龍崗區三聯儲運學校

      中學禮服組

      一等獎 廣州市執信中學

      二等獎 佛山市禪城區瀾石中學 廣州市第二中學

      三等獎 中山市第一中學 深圳市建文外國語學校

      茂名市第一中學

      優秀獎 惠州市惠城區第二中學 廣州市天河中學

      廣州市越秀外國語學校

      中學運動組

      一等獎 廣州市第二中學

      二等獎 茂名市電白區實驗中學 廣州市黃埔區新港中學

      三等獎 佛山市禪城區南莊鎮吉利中學

      肇慶市懷集縣懷城鎮城南初級中學

      惠州市惠城區第二中學

      優秀獎 廣州市第十七中學 廣州市華美英語實驗學校

      中山市第一中學 韶關市樂昌市新時代學校

      (來源:中國紡織網)

    《詳情》
    中國紡織網:2018-02-05
  • 海信空調再次搶跑:“一級變頻三級價”引爆高能效時代

       從三級能效到一級能效,順應市場消費潮流和產業轉型大勢的空調產業,正在經歷新一輪高能效產品的更迭大潮。作為中國變頻空調技術創新的開拓者和領跑者,海信空調在引領中國空調產業向更節能高效的升級中,一直占據著重要的引領和推動作用。

      日前,海信空調開啟了一場感恩節大促,再次聚焦高能效變頻空調,并能“一級變頻三級價”促銷活動直擊消費痛點和升級需求,不僅展示企業向高端轉型的實力和魅力,更是點燃了消費者在寒冬市場的購買熱情,率先引爆消費市場向變頻空調一級能效升級的革命。

      據悉,從11月24日開始,海信空調“一級變頻三級價 海信變頻空調感恩回饋”主題活動正式啟動。活動期間,消費者購買海信炫彩空調(X720)、小炫風(Q300)和X118等一級能效產品,可以享到三級能效空調的價格;購買海信空調男神系列產品,第二套折扣可低至五折;購買海信T系列炫轉柜機(T901/T920),還有機會獲贈一級全直流變頻掛機;買精品柜掛套餐,獲贈動感單車等精美大禮。

      同時,圍繞感恩節活動的節日氛圍,海信空調還專門策劃“以舊換新,感恩常伴”的主題活動。活動期間,凡老用戶購機,可憑借舊機器尊享超低折扣價。同時,海信空調10年以上老用戶,憑舊機器與購機發票,可享受舊空調免費拆機服務,并且最高精品空調7折特權。

      從引領新一輪消費升級熱潮,通過撬動高能效變頻空調的快速普及打響一場高能效、高品質空調升級戰,到全面圍繞用戶需求,結合感恩節的氛圍和促銷,開啟一輪空調市場寒冬時節的淡季旺季新格局。海信作為空調行業的技術創新派,正在將技術創新的成果演變成為改變消費者生活的新主流。

      在消費者追求綠色節能、高品質生活方式的當下,變頻空調已成為消費者首選。專注變頻20多年來,海信一直堅守初心,不斷實現技術創新和突破,給消費者更好的使用體驗。比如此次活動中海信男神系列產品,基于核心變頻技術和智能技術創新,能夠全方位控制空氣的溫度、風速、潔凈度和濕度,為消費者定制“立體空氣”,讓空氣更懂你。

      秉承“技術立企”理念的海信憑借不斷的創新,在引領行業變頻升級的路上一直遙遙領先。數據顯示:2017冷年,海信變頻空調銷售額占91.4%,高出行業14.1個百分點。而參與此次活動的X720和Q300等產品更是在“2017綠色生產與消費國際交流會”上,入選“國家首批綠色環保產品領跑榜”名單。

      技術創新和產品升級是一方面,海信空調還格外注重如何讓消費者快速享受到產業升級的紅利。正如產業從定頻走向變頻時代一樣,即使向更節能、更高端的產品升級是必然趨勢,即使產品的技術創新足以支撐,但受市場和消費成熟度的影響,空調步入一級能效時代仍然要經歷一段時間的過渡期。

      行業向高端轉型依據的市場需求的變化,此次海信空調如此大力度推出“一級變頻三級價”的感恩節活動,實際上以行業引領者的決心,將空調向高能效升級從技術層面,產品層面,制造層面,向消費者和市場層面普及,真正完成整個產業流程轉型升級。

      創新產品和技術,大手筆的營銷方式,領先品牌的影響力和號召力,讓海信空調的此次感恩回饋活動,擁有了燎原之勢,一經推出迅速引爆了市場的購買熱潮。可以想見,在海信空調的大力推動下,消費市場將迎來一級能效替代三級能效的淘汰賽,也將領銜一級高能效變頻空調提前進入普及期。

      關鍵詞:海信空調 節能

    《詳情》
    中國家電網 :2017-12-25
  • 美邦全年巨虧局面或已確定,創始人反思太重視互聯網

       美邦全年巨虧局面或已確定,創始人反思太重視互聯網

      近日,國內服裝品牌美邦服飾(后簡稱“美邦”)發布的業績預告稱,該公司預計其2017年1-12月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區間為-3.62億至-2.07億,也就意味著這家轉型路上的老牌時尚服裝企業,全年巨虧的局面已經基本確定。

      最新的三季報數據細項還顯示,該公司第三季度實現營業收入15.46億元,相比上年同期下降5.49%;而前三季度實現營業收入44.43億元,同比下降5.69%;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虧損1.24億元,同比增長19.34%。研報分析稱,值得樂觀的一點是單從凈利潤水平來看,美邦此前的虧損缺口在今年三季度已經有所收窄;但也需要注意到,美邦的虧損缺口收窄并非源于主營業務收入的增加,而是主要得益于管理成本的降低。

      業績向下 從近百億營收到巨虧難止

      今年7月,美邦服飾創始人周成建再次出現在公眾視野中,當時他坦言目前是美邦最差的時候,“應該不會再差到哪里去了。”還稱“我們決定從沖動、迷茫、錯位中逐步修正自己,喚醒自己。”這位服裝行業的“長者”、曾經的“龍頭老大”坦率的態度在業內引發了不小的話題。如今,回歸“尋常路”的美邦,還要多久走出泥沼,也成為大家十分關注的話題。

      熟悉過去十年中國服裝行業歷史的人都知道,美邦過往曾經一度輝煌無兩——2008年登陸中小板并借著中小板走高的市場東風,在2009年、2010年兩年里股價一路上漲,時任該集團的董事長兼創始人周成建也曾以170億元的身家成為中國服裝行業首富。

      當時,像ZARA、H&M等快時尚品牌尚未在中國市場站穩腳跟,美邦因為懂得利用周杰倫、《一起來看流星雨》等熱門娛樂人物、話題做營銷,十分親近年輕人愛好,而成為80后一代人學生時期最喜歡的品牌之一,“不走尋常路”這句廣告詞更是家喻戶曉。

      美邦業績巔峰期是在2011年,當年收獲99億營業收入和12億的凈利潤,但此后幾年這一數據卻持續走低,到2016年美邦只有65億營業收入,僅為2011年的三分之二左右。凈利潤方面,2016年美邦曾經扭虧為盈過,但機構分析者們大多數認為這是該公司以“財技”避免被ST命運的手法而已,因為對這次盈利起關鍵作用的是2016年第四季度美邦服飾對子公司——上海美特斯·邦威企業發展有限公司的出售。這次資產處置,為美邦服飾帶來5億多的凈利收益。

      轉型錯位 創始人反思“太重視互聯網”

      實際上,若單從營收來看,早在2010年美邦的產品銷量就已經開始走入下降周期了。知情人士透露,當時美邦領導層認為,問題主要是出現在“互聯網轉型不夠、沒有接近到消費者”這一點上,因此2010年年底,美邦領先當時的鞋服品牌企業許多步,開通線上商店邦購網。這在7年前相當前衛,但遺憾的是邦購網高調出現,卻黯然收場。因資源配置、物流配送以及網上營銷等電商運營技巧的不成熟,邦購網自身的贏利難以保障,一年后也就銷聲匿跡了。

      2013年,美邦啟動“觸網升級”的O2O戰略——生活體驗店。每家店都設有書廊、咖啡吧等休閑設施,并提供免費WiFi,方便顧客休息。雖然美邦在體驗店中花費了很多心思,但仍不能抓住消費者的心,兩年過去,這些體驗店仍然看客寥寥。

      2015年,在互聯網轉型上,屢戰屢敗的美邦又宣布推出“有范APP”,還不惜花重金前后兩季冠名綜藝節目《奇葩說》,賺足了觀眾眼球,但事實卻是反饋到“有范APP”的流量甚少。冠名《奇葩說》過后,有報道稱,“有范APP”全網下載量僅為100萬左右。業內人士分析,《奇葩說》作為娛樂節目,與有范時尚電商的屬性不搭邊,受眾重合度也不高。而事實結果也證明了業內判斷的正確:2017年8月30日,這個上線于2015年4月的應用,似乎已經迎來了自己的終結,美邦到底還是沒能靠著“有范APP”有范起來。

      這個抉擇,或許是美邦創始人周成建對外宣稱要“喚醒自己、回歸主業”后有意為之的一個步驟。此前,他曾向新京報記者反思過“太過于重視互聯網”可能就是造成美邦如今困局的重要原因之一。

      “有些探索,現在回過頭來看,可能還是超出做一個卓越品牌經營者的范疇,也給公司帶來些壓力。過去的美邦服飾一直認為自己是最好的,故步自封,只一味用固有的邏輯去思考,現在學會用開放的眼光去看待。”

      7月的美邦“品牌升級發布會”上,周成建調侃自己現在只敢“定一個小目標”。現在,他希望今后的美邦能夠在保持性價比的基礎上,成為“更有趣一點的優衣庫。”通過深挖20%的基本款,整合優化供應鏈,做出如優衣庫般高性價比的產品;余下的80%提供豐富度和有趣度。

      打碎重來

      能否化解危機仍需時間檢驗

      據美邦方面發給記者的相關資料描述,美邦7月祭出的“品牌升級策略”,實際上是一個品牌“拆分重構”策略。如今,Metersbonwe主品牌由單一休閑風格轉變為五大風格,分別為休閑風NEWear、潮流范HYSTYL、都市輕商務N vachic、街頭潮趣MTEE和森系ASELF,并請來關曉彤、任嘉倫等五位青春偶像做代言人。與此同時,線下美邦的新門店形象也隨之變化,通過五種風格的交叉組合,美邦將推出集合店、單風格店等多種形式,且將以購物中心為主要發力渠道。

      “這項工作從去年年初開始嘗試,到目前為止,我們已在全國多個城市開設了數百家集合店和風格店,反響很好。所以我們現在將向全國加快推廣。”美邦服飾創始人周成建說,90后、95后和00后不同消費時代的時尚眼光也差異巨大,并形成了明顯的圈層劃分,五大門店就是要按照圈層圈定這些消費者。

      不過,記者近期探訪周成建所述的首批門店中——位于北京西單大悅城的品牌旗艦店時發現,這家門店在布局“五大風格轉型”后僅兩、三個月便歇業關店了。此前,這家位于北京繁華商圈西單的旗艦店已經在此經營了8年之久。

      記者調查后發現,單就北京地區來看,目前NEWear、HYSTYL、N vachic等美邦分品牌的門店,大多數是位于地理位置較為偏僻的商區和一些新興的購物中心中。而后幾經輾轉,記者來到了位于北京五棵松華熙LIVE的B1層發現了一家代表“潮流范”的HYSTYL分牌門店進行探訪,發現即便是在這一商區人流量較大的周六下午,這家門店也是顧客寥寥。有一位陪女兒試穿褲裝的中年女士向店員和記者抱怨,這家門店衣服的版型太小,不適合學生族穿著。

      曾任美邦服飾副總裁,陪跑這個“百億裁縫”企業13年之久的服裝行業專家、上海良棲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程偉雄分析稱,美邦如今遭遇危機的核心原因就是“主業沒做好、跨界偏大、野心與能力實力不匹配”。

      “做好主業是所有國內品牌必須要回歸的初心。”程偉雄認為美邦如今祭出的“重構品牌”、“聚焦主業”等轉型策略在大方向上都是沒有問題的。但包括美邦在內所有轉型中的鞋服品牌都需要認知清晰的一點是:所謂“變革”不僅是發布幾句口號的事情,而是要真的實現PC端、移動端、實體端的端端對接,真正實現全渠道的零售體驗模式。

      “企業、品牌、產品、市場都是需要培育的,也都有波峰波谷、生命周期的,不可能永遠立足巔峰。美邦如今在嘗試推出一些更能夠迎合各個圈層消費者偏好的產品與服務,而這些嘗試一旦成功,也需要整個行業鞋服企業、品牌的支持。長遠來看,重建國內時尚服裝品牌的美譽度,才是所有中國鞋服品牌化解危機、贏得未來的關鍵。”

      來源:新京報  作者:周紅艷

    《詳情》
    新京報:2017-12-23
3d试机号今天查询 17155期胜负彩任九奖金 北京pk10牛牛玩法介绍 天津十一选五和值走势 股票指数期货走势 山西11选5遗漏走势 浙江飞鱼体彩玩法 888棋牌炸金花下载 七乐彩走势图幸运 股票指数期货交易 宁夏11选5电子走势图官网